新闻资讯
南京:民国最豪华的饭馆——中央饭馆
发布时间:2021-02-16 04:04
  |  
阅读量:
字号:
A+ A- A
本文摘要:图文/倪熊【本文由作者授权公布】现在去南京,许多时候是去看画展,其实没有刻意,也就是一个顺水推舟因地制宜,但恰恰就是因为便于解决午餐,就此和中央饭馆常来常往了。民国时期,来来往往的都是达官显要,现在,我等平民黎民一样进收支出。

鸭脖官方网站

图文/倪熊【本文由作者授权公布】现在去南京,许多时候是去看画展,其实没有刻意,也就是一个顺水推舟因地制宜,但恰恰就是因为便于解决午餐,就此和中央饭馆常来常往了。民国时期,来来往往的都是达官显要,现在,我等平民黎民一样进收支出。久负盛名的中央饭馆,在民国时期,是首都南京最豪华的旅店,种种设备应有尽有,除了可供住宿外,还设有中西菜社、弹子房、剃头馆等,是三、四十年月南京稀有稀有的高等服务休闲场所;而且由于背靠总统府,极尽了地利优势,所以,中央饭馆不再仅仅是个普通的商业场所,也是国民党政治运动的重要载体,蒋介石与宋美龄也经常籍此宴请来宾谋划国策。好比,1930年11月,东北易帜,张学良与蒋介石称兄道弟之际应邀前来南京,受到高规格的接待,就是在这。

好比,1936年夏,著名的民主党派人士沈钧儒、章乃器、李公朴接到蒋介石的请柬,被请到南京,摆设入住的就是其时南京最豪华的中央饭馆。好比,西安事变的时候,潘汉年接到中共中央对于解决西安事变的指示之后,到南京会见了宋子文、宋美龄兄妹俩配合商讨,12月18日,潘汉年又在中央饭馆参见了陈立夫、曾养甫,与他们洽谈。好比,1937年8月上旬,蒋介石邀请中共和红军代表到南京到场国防集会,周恩来,朱德、叶剑英和云南的龙云从西安飞抵南京,由蒋介石的代表、军委会办公厅副主任姚琮以及国民党军政要员何应钦等人接到中央饭馆,品尝了一顿别有风味的西餐。好比,1947年,制宪“国大”召开前夕,外洋华侨首脑、洪门致公党主席司徒美堂就住在中央饭馆,厥后见国共谈判破裂,就改变了出席集会的主意。

美国大使司徒雷登前往中央饭馆说项也未能奏效。再好比,1948年4月,“国代会”选举“总统”,蒋介石为推孙科上去,其前线指挥部就设在该饭馆,一时之间门庭若市、冠盖云集;次年春季,代“总统”李宗仁召开立法院例会,国民党上层达官显要险些包下了整其中央饭馆。千万别以为这饭馆就恰似国宾馆或者政府招待所之类,其实它还就是一个纯粹的社会饭馆,民营的,或者应该叫私企更合适。

那么,是谁看准了且拿下的这块南京的“风水宝地”呢?它的主人叫江政卿,原籍苏州,长居上海,是位头脑灵活、善于谋划的人物,曾经也是黄浦滩上的风云人物。清末民初,他是上海民间自卫组织“商团”的主要分子,辛亥革命,他即挥舞大刀,高声喊杀,攻打过清军碉堡江南制造局。20世纪20年月的一段光景,他脚踏官商两界,曾在上海、南京、浙江一带担任税务局局长,还曾任过上海总商会所属南京市守卫团团长。他和上海总商会会长虞洽卿称兄道弟,虞洽卿热络的称他为“江小弟”。

江政卿还先容手下最重要的一位司法科长刘春圃和杜月笙打牌用饭厮混,成了生死刎颈之交。1925年10月,江政卿任淞沪警员厅代厅长,因错放了被革职的原淞沪警员厅厅长常之英而吃讼事,但很快即出狱,今后再无心宦途,刻意做生意。

由于北伐军希望很快,江政卿别具慧眼审时度势,认为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很可能南移,于是他以拓广交游和争取赢利为目的,决计到南京生长。其时南京最富贵的地带在下关和老城南,前者靠近码头,后者人口麋集,这两处旅馆饭馆林立,但多数老旧不堪。

江政卿弄下了大行宫东至三条巷即以后的新街口和鼓楼为中心的“新开马路”——中山东路上一块占地十亩的地皮。这一带时属偏僻,只有少数住家,基本上没有商店,有人认为他这是把钞票往水里扔。而江政卿却不这么看,他认为南京一旦成为首都,这一带肯定繁荣,地价必增。果不其然,1927年3月,北伐军攻克南京,4月18日宣布国民政府定都南京。

南京一下成了首府,人口骤增,党政军商各界头面人物到南京运动也日渐频繁。到底黑白两道混迹经年,套路深,眼光凶,履历老辣,江政卿对日后南京的商业中心肯定会向新街口一带转移的判断眼光独到意识超前准确无误。此时现在,眼见见时机已到,立刻着手他使用自己地基做一番事业的勃勃雄心兴建一个商业中心的计划。可是变化总比计划快,出师未捷身先死,江政卿还没开始,就蒙冤受损。

其时南京特别市首任市长才37岁的刘纪文新官上任三把火,意气风发,在《市政府宣言》中称:要改变南京“教育之幼稚,实业之凋敝,市廛之湫隘,门路之不平”的状况,上任伊始就大刀阔斧着手改善南京的交通,使用国民政府拟筹备孙中山奉安大典,提出了“修筑迎榇大道”的建议,要修中山大道。榇为梧桐的别称,宋美龄对此树是情有独钟,史家津津乐道刘纪文曾经在美国与宋美龄有过一段恋情。

不惟独此,南京的其他重要马路,刘纪文也亲力亲为,亲自过问到场计划,拆迁的压力很大。为树立威信,刘纪文首先拿位于三元巷口的总司令部开刀,让其带头拆让,以儆效尤。效果总司令部率先垂范的一拆,其他的单元和民居闻风而动,纷纷束手就擒乖乖让路走人。

江政卿冤枉孽障窝拉不出,原来的十亩地,只剩下了北侧的五亩。随着中山东路的开通,这一带市面简直如其所言马上日趋富贵。

国民政府的办公地就在中山东路北面的前清两江总督府、太平天国的天王府旧址。江政卿火眼金睛,一眼看出如果在中山东路上建一饭馆,生意肯定兴隆。于是当机立断,调整商业计划改作饭馆吧。

他动用其社会关系,以剩下的地产入股,并召募股金筹建一座饭馆,取名为中央饭馆建立了中央饭馆股份有限公司。由于该区域地价增值,自然他的股本增多,使得他取得了总司理的实权。凭据紧靠国民政府大院的地理优势,公司董事会决议将该饭馆建成6层大楼,设计图纸送首都建设委员会审批时却遭到拒批,原因是该饭馆地处国民政府正南面,距离太近,而且楼层过高,一览无余,政府认为如此居高临下难免让总统府感应压抑,而且占据了制高点对国民政府的。


本文关键词:南京,民国,最,豪华,的,饭馆,—,鸭脖官方网站,中央,图文

本文来源:鸭脖官网-www.danbaia.com